搜狗小说 > 战国之军师崛起 > 第三五五节 各国赴燕

第三五五节 各国赴燕


        坐在马车上的内史官听作王吩咐要大赦天下,为自己重伤祈福之后,微微点头:

        “诺!”

        秦王躺下之前又说道:“去打听一下,天下名士对今日之事如何评论。那怕是骂声也要如实收集。”

        “诺!”

        其实秦王想多了。

        死者为大。

        能去哭灵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被人骂,只是看这称赞之声有多高罢了。

        刷名望,这才是白晖真正的目的。

        再说白晖,他可不愿意和棺材一起走,所以催着韩王先行。

        这一路磨磨蹭蹭的,足足花了二十多天这才磨到了燕都。

        燕都已经是一片素然,毕竟是燕王陨落,而且还是被人杀死的,主谋就是田文与赵胜。

        赵胜死了,全家不是被杀就是变成奴隶。

        田文也死了,人头献给了秦王,薛地也被踏平。

        仇算是报了。

        燕易王后亲自出城十五里来迎接韩王,不过韩王却很清楚,这位易王后真正迎接的是秦国的大河君白晖。

        白晖见到燕易王后的时候,命人扔过去了一个打断四肢的人。

        白晖说道:“最好别审,审出来的结果很可怕。当然审不在审在你们,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面对就是了,没有对错。”

        燕易王后问道:“他是谁?”

        “亲手杀死燕王的人,可以用他来祭祀燕王。也可以去审出一些问题,不过看眼下燕国的情况,还是少知道为妙。”

        燕易王后听得出来,白晖说的是实话,而且是好话。

        “那么,真相是什么?”

        白晖倒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开口回答:“天下间流传的消息,已经接近真相的九成,唯有最后这一成,相信牵扯到其中的,都不想让人知道。”

        “这牵扯到其中的人中,有谁?”

        “我。”白晖指了指自己,然后伸手一指远处:“赵王,还有田文,还有一些人不过不重要了。这件事情,唯有燕王是无辜的,但他贪恋美色,何苦。”

        燕易王后听出来了,白晖的话中暗示她,田文没有死。

        但这与她已经没有关系了,眼下燕国谁成为王才是最重要的。

        燕王的后代不算少,可惜年龄都太小了。

        而且麻烦的是,王后无子。

        马车快到城门的时候,毕竟易王后身为燕国王后,白晖与她同车并不合适,白晖在下马车之前说了最后一句话:“想要拥有燕国的权力,拿出足够的代价来,王后的背后是秦国。”

        白晖说完后没给易王后反应的机会,人已经下了马车。

        代价?

        燕易王后开始想,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白晖回到马车上之后,把自己的易王后所讲过的话给范雎重复了一遍后问道:“你认为,燕国会不会追究燕王之死,燕国眼下争王位,会有多惨烈?”

        范雎说道:“门下斗胆说一句,主上给易王后最后那句话是不是说的早了些?”

        白晖反问:“范雎,身为姐姐,一路上都没有问秦王伤势如何,你说我讲的早还是不早?”

        “主上英明,是门下错了。”

        一个连自己亲弟弟伤势都不关心的女人,她还会关心什么?

        财富或是……权力!

        再或许是梦想?

        去他喵的梦想,白晖不会相信燕易王后有什么梦想,她眼下估计想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权利。

        而且作为秦王的亲姐姐,她有这个机会。

        入城之后,燕易王后的车驾与白晖的分开,白晖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这燕都是什么样的时候,只见有好几辆豪华的马车来到自己近前,而且还是争先恐后的。

        最先冲过来的一男子急急的在白晖的马车前长身一礼,然后背后有少妇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也往白晖的马车前跑。

        那男子长身一礼:“在下燕国公子笏的书画教习,代主上来迎大河君,已经备下府第,婢女、仆从一应俱全。”

        “在,在下公子呈门客……

        白晖这才知道,那些个发懵的小孩子们正是燕国的一个个的公子。

        这么多人来请,是给谁面子,不给谁面子。

        范雎感觉头都大了,这个在没有选择之前,接触任何一位公子都不是上策。

        却见白晖轻轻一抖手上那战国第一把折扇,然后慢吞吞的说道:“来人,去通报燕国相关人等,本君住乐毅空出的府第。”

        乐毅叛燕投赵,赵国以两座城池的代价想换回乐毅的家人。

        所以眼下乐毅的家人都被囚禁在某处,乐毅的府确实是空的。

        燕王职是绝对相信乐毅的,可惜他死了。

        眼下燕国为争王位距离真正动刀子已经不远,连燕王职的尸体都没有人去管,更何况乐毅的家人。

        乐毅的宅子也是空着的。

        白晖要住乐毅空下的府第,来迎接白晖的燕国众公子不敢拦,燕国朝堂不敢说不。

        白晖部下飞快的进入那空了很久的乐毅府,快速的清理院中的杂草,打扫屋子。在白晖到的时候,白晖要用到的书房,还有卧室已经收拾出来。

        缺少什么,问燕国要就是了。

        白晖所在的书房就是乐毅原本的书房,原本已经被翻的乱七八糟,整理出来之后,文萝问白晖:“主上,书籍如何处理?”

        “都是什么书?”

        “多是兵书,还有几卷乐毅自己手书的兵法手稿。”

        白晖吩咐道:“乐毅自己的兵法手稿收好,封存,带回去看看,其余的你自己看着办,这书房内不需要太多的装饰,我也没兴趣读兵书。”

        “诺!”

        文萝知道不仅仅是白晖不读兵书,就是白起现在都不读兵书。

        白晖刚刚坐下,茶泡好放在手边,就有人进来报,某某公子送上粮食多少,某某公子送上肉多少,酒多少等等。

        白晖对文萝说道:“与燕国各公子那边你去处理,原则是不得罪、不承诺、不示好、不示敌。谁当燕王与咱们无关,咱们到这里的目的不是燕王。”

        “诺!”文萝应声退下。

        白晖环视乐毅的书房,淡淡的笑了。

        乐毅是个悲剧,要怪就怪燕国历代国君一个比一个脑残。


  (http://www.jkbsp.com/sougou/197/197472/42601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jkbsp.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jkbs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