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六百零六章 不敢不慎重(求订阅!)

第六百零六章 不敢不慎重(求订阅!)

        …

        跟石宝猜得差不多,很快李衍就将石宝和卞祥叫进宫中。

        李衍让人在文德殿前的凉亭中摆了桌酒席,与石宝和卞祥对饮了一阵。

        卞祥很拘谨,就连石宝都有些放不开,这让李衍喝得有些索然寡味,于是放下酒杯道:“你们想担任主攻?”

        卞祥道:“君上,咱们那些老兄弟中,不少都还有热情,他们想封妻荫子,想名留史册,求君上给他们一个机会。”

        李衍看了卞祥一眼,又看了石宝一眼。

        这几年,李衍虽然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第一军身上,但因为有石秀和政情部充当李衍的耳目,李衍对厢军的情况也是了如指掌。

        因此,李衍其实是清楚卞祥的变化,也明白石宝的抱负。

        老实说,李衍已经有好几次都动了将卞祥换掉的念头。

        可李衍手上暂时也没有太合适的人换卞祥,而且,卞祥虽然好酒色,但也不敢耽误李衍的事。

        而厢军统帅一职,能力倒还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忠诚和威望。

        能力不足,有参谋部谋划,有统帅的副手协助,忠诚和威望再兼顾能力等综合方面,比卞祥强的,其实并不多。

        因此李衍才一直留着卞祥,想再观察他一下,再决定他的去留。

        换而言之,李衍其实是知道,真正想担任主攻的不是卞祥而是石宝,真正未老的人也不是卞祥而是石宝。

        李衍看着石宝问道:“第二厢和第三厢有信心打好这一仗吗?”

        石宝信心十足的说道:“我们保证灭掉朱罗国,就像灭掉泰封一样。”

        李衍道:“朱罗国可不是泰封,朱罗国能成为西天地区的霸主,实力绝不容小觑。”

        石宝道:“臣知道朱罗国很强,但臣更相信咱们梁山军的实力,臣愿立下军令状,两个月如果打不破朱罗国的都城,臣就提着脑袋来见君上您。”

        李衍不置可否道:“别因为太急而出现纰漏。”

        石宝很沉稳的说道:“臣只有一棵脑袋,所以不敢不慎重。”

        听石宝这么说,李衍沉吟了一下,然后道:“好,那就由第二厢和第三厢担任右路军主攻……石宝、卞祥听命!”

        石宝和卞祥同时起身领命道:“臣在!”

        李衍道:“兹任命石宝为右路军都元帅,全权负责右路军的进攻,任命卞祥为右路军副都元帅,另任命王焕为第二厢高级参谋,任命王文德为第三厢高级参谋。”

        虽然呼延灼和关胜都是很有能力的参谋长,但此战非常关键,因此李衍又将经验丰富的老将王焕和王文德分别派去给卞祥和石宝担任高级参谋,希望他们能辅佐卞祥和石宝一举灭掉朱罗国。

        时间紧,任务重。

        因此,萧嘉穗等人只准备了半个多月,就率大军开拔了……

        ……

        宋国的大臣们针对李纲的揭批运动告一段落之后,赵桓命种师道以同知枢密院事身份出任河北巡边使,到河北巡视边防,不久,又任命种师道为河东宣抚使,令种师道到河阳去接管李纲原来的工作。

        自从爱弟种师中战死于榆次之后,种师道便倍感老病惫甚,力请退休养病。

        赵桓于是免去种师道宣抚使之职务,令李纲接任。

        现在李纲已免职,赵桓又令种师道前去接替。

        重病在身的种师道,走到郑州,忽然病情加重昏迷了过去。

        醒来后,身边人都劝种师道留在郑州养病,不要再去河阳了。

        种师道轻叹一口气说:“念陛下临轩之语,忍不进耶?”

        从种师道的身体状况来看,的确不可再前往河阳治军。

        但为报答赵桓的皇恩,种师道强忍痛苦,勉力前行。

        抵达河阳之后,种师道日夜操劳,病情忽然又进一步加重,多次昏迷不醒。

        赵桓闻讯,急召种师道回京师治疗。

        种师道在河阳遇见金使王汭,见其态度十分傲慢,种师道判断金人很可能不久将大举入寇,于是抱病给赵桓上了最后一道奏疏,向赵桓提了最后一个建议:

        “金人顷邀金币安然北去,今若复来,是必集诸国大举,锋锐不可当。臣前计不听,青、沧、卫、滑既不宿兵,无篱藩之助。欲乞大驾幸长安,以避其锋。至于守御攻战,责在将帅,战斗事非万乘所宜任也。”

        种师道虽然病重,但头脑依然很清醒,对局势看得依然很清楚。

        如果赵桓采纳种师道的这个建议退至长安,北宋也许就不会猝然亡国。

        然而,不少大臣,尤其是主战的宰执大臣,却认为种师道这是胆怯,对其建议不以为然。

        种师道回到汴梁城后,因病情严重,不能入宫觐见。

        赵桓特派内侍带着御医前往种师道家中慰问。

        确定种师道真的病重了,赵桓才任命范讷为检校少保、宁武军节度使、河北河东路宣抚使,接替种师道。

        此时,担任河北河东路宣抚副使的是,原宣抚使司参谋官折彦质,也就是折家目前最优秀的人才。

        不久之后,种师道忽然病逝于家中,享年七十有六。

        赵桓亲临祭奠,为之恸哭,下旨辍视朝五日,赐种师道衣衾、棺椁、龙脑、麝脐以入殓,赠开府仪同三司。

        种师道是北宋亡国前最难得最清醒的军事家,他曾多次给赵桓献策。

        一次是姚平仲劫营失败后,种师道建议:“今晚再遣兵分道劫寨,必在金人意料之外。就算仍不能取胜也不要紧,只要以后每晚都派数千骑兵去劫营,不出十日,金军必定遁去。”

        第二次是金军北撤时,种师道建议乘其渡黄河时袭击,不然,他日必为国之后患。

        第三次是出任河北宣抚使时,种师道建议朝廷调遣关中、河北、河东各路兵马,沿着沧、卫、孟、滑一线设防,集中优势兵力以防金兵。

        第四次是种师道临去世前不久,判断金人必将大举入侵,建议宋钦宗赶紧离开东京,前往长安,以避敌之锋芒。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对种师道这些很有价值的建议,赵桓竟然一个也未采纳。

        种师道忧愤成疾而死之后,不少有志之士闻听噩耗,皆仰天叹息曰:天亦亡大宋矣!

        壮哉此翁,谋深气劲。终始一节,佑我三圣。百战之余,所料必胜。提师入援,贼詟威令。叠画良策,众莫之听。割地增币,丑虏益横。万里长城,恃为藩屏。倏嗟不禄,乱何有定。旌旗无光,兵民凄哽。余烈昭昭,方策独盛。

        …………

        抱歉,还是没能写上两章,明天一定尽量两章。

  (http://www.jkbsp.com/sougou/196/196966/445953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jkbsp.com。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jkbsp.com